• 2009-12-23

    过分delay与断断续续 - [生日祝文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issdarwin-logs/54838713.html

    “老马,如今尔音讯全无,吾十分之不高兴,在你23岁生日之际,特冒风险写此生日祝文,以表你上铺我不曾忘记你的诞辰。尔于乱世之中,吾于暴雨包围之中(今天杭州暴雨,现在鞋子里全是水)。不知道你那边天气怎么样,有没有下枪林弹雨。如今局势如何?有没有什么关于那个老维婆热某的最新内部消息?”---2009.7.24

    “距离上次写这些东西已经有快两周了。不过才写那么一点我实在不好意思当生日祝文发上去。anyway你目前也看不到。我现在终于一个人住啦。。。与陌生的农民们以及打工者们为邻。但是目前为止这个房子住起来还不错。现在又回到了吃饭看康熙的老路上,可惜一个人看就没意思多了。今天我很空,空到去仔细浏览别人之前写过得blog,这个人就是将来会踏上演艺之路的本土周峰同志。就看他在那边写飞来飞去的事,让我很是想回南京玩玩。美伢说,现在去了肯定感觉不好,物是人非啊。想了想是没错,我去南京容易,你们俩就不容易了,这样回去了也没什么大意思,只会徒增老感。”---不知道写于哪天...

    话说我们这四年过得可真浑噩啊...
    不管是整天睡觉的大一还是整天睡觉的大四,
    甚至连最后的一点尾巴都抓得很不称职。
    是我拖累了你,还是你拖累了我? 

    当时我说:你是南京人吗?
    接着我就震惊了...后来算是长了见识了..孤陋寡闻的我啊..

    第一年,我们寝室只有一位长发女生;第四年,四位。
    这是为什么?女生们都有长发情结吗?

    我现在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一起吃饭的对话的其中一部分。
    然后是军训,我们俩以蜜蜂拳在一帮高个女生中树立了奇怪的形象。
    期间我还留下了我那张惊世骇俗的鬼脸照。(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护舒宝手机广告,不免一阵哀伤...)
    最后,你打着军体拳上报了...
    第一年上课,连觉都不敢睡,听得十分认真,特别是数学课
    对于理科出身的我们来说,这是一根重要的稻草。
    大学的老师,现在想想也有很多特色菜。
    比如喜欢聊音乐的某铁老师,现在想想他还挺gay的。
    还有大一不那么重要的课的那位老师,
    其实应该感谢她,给我们看了著名的《刺激1995》以及讲了那个一名学生以及他的黑色塑料袋的故事。
    后来咱们的大球图书馆终于开业了,于是我们开始了一周两次的上网生涯。
    那时候除了写写MSN SPACE就是看看书,真是滋润啊。
    话说抢到机子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,必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同时眼疾手快。
    说到上网,我不免又一阵惋惜,我们那卡上的百十来块钱啊...就这么荒废了
    想想教育网的网速...是多么迅猛。

    话说第二年其实是过得最充实的一年,但是那时候开始频繁写blog,现在似乎就没什么可写的了。
    过于充实的结果就是只记大事小事全没在脑子里
    念叨过那么多次的事,况且都写下来了...突然觉得blog也太巨细靡遗了
    昨天看我之前写的一篇《入到日子里》还感慨说应该多写一写这么日子的日志
    简直比照片还好看。可惜了,也就这么一回。写实多好啊。
    之前弄玄虚的日志太多,自己回头看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屁事。囧

    经过这么多大风大浪啊,你也总算成功上垒了,于是我们宿舍完整了...
    这么一看,我们俩的情境还算是比较像
    哦!我们的第一天都像来着,迟到一小时以上...
    别人突锤害你花钱还花时间;
    我自己突锤...还好只花了时间而已。(看来果然是自己比较靠得住,突锤都突得这么节省)

    话说回来,老马,我们从来没有一起过过生日
    我每次都觉得自己生日是一件十分尴尬的事情,所以生日轮到周末令人十分欣慰
    你有没有同样的感觉?
    (这时候豆瓣电台播了That's not my name,赶紧去点红心)

    就让生日悄悄过去,写一写无比delay的祝文也算是庆祝得很另类。这样怎么样?
    突然想起HOUSE M.D.中的女小鸭子说,生日是一个快乐的借口(大概是这样的意思)
    这么一想,你生日快乐了吗?

    ---THE END

    PS:催促与词穷的产物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Tag:

    评论

  • 最开心的生日是小学有一年 其他都只是徒增岁数而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