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5-10-15

    Re-start? - [LIFE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missdarwin-logs/336881406.html

    首先,我并不是闲得慌。只是才华满溢需要宣泄....好吧,我是闲得慌才会翻博客,翻了博客才发现之前写的东西还挺有意思,觉得挺有意思才会“才华满溢”...横竖就是写给自己看的...好吧可能还有老马。

    一直挺烦自己天天做梦这件事,深以为我那比脸还大的黑眼圈就是做梦导致的。

    但是不得不说,我的有些梦真的脑洞无边。

    之前连着两天做了噩梦,一个是真.噩梦,一个是我做梦永恒的主题——外星人入侵,世界某日。后来与徐老师吃饭时讲了这些梦,老师说可以周公解个梦,然后发现周公咋知道外星人........

    讲真,很久没有做噩梦,可能是最近过得太舒心,居安思危吧。谁知道,外星人可能就在路上呢。

     

    距离上次写博客已经过去将近四年,不能说这四年什么变化也没有,可是我又回来写日志是不是也说明了什么。

    以前总是喜欢写一些隐晦的东西,好像这样就能有目标地让人知道。其实根本没人看得懂,甚至自己回过头去看也是一样。只能说青春年少总是傻。

    其实描写感受对于记录生活一点意义也没有,事情才会记录感受,感受并不能让人回忆起事情。因为脑子中只有5个小人,而记忆球却有有一迷宫。

    Inside out真是一部深入浅出的电影。对啊,大人脑子里面主宰的不会是Joy,使人成长的永远是负面情绪。Sadness引出的Joy才是成熟与永恒的。自从我开始正常吃早饭已经超过一个月了,长期以来第一次早上起床感觉饿开始考虑吃什么的感觉真的很妙。所以我想这应该属于某种核心记忆吧。

    今天早上吃了炒粉干配咸豆浆,豆浆又稠又烫,粉干又油又柴,依然吃得很开心。

     

    前不久参加了高中同学会,觉得这种聚会还是10年一次吧,这样能让美好的高中学生形象消失得慢一点。我没有矫情的意思,只是有些人的变化让人厌恶。另外在可能我真的冷血吧,并没有什么感动与想念,只是尴尬、应付,剩下就依然小团体了。一些记忆被重塑了一下,横竖也算是收获吧。

     

    【插播一则抱怨】单位厕所太暗,期待早日搬到新办公室!

     

    昨天K歌,进去的时候突然觉得烟味、酒味、呕吐味混合的KTV有点恶心(难道不是它惯有的味道?)。后来萍萍发一朋友圈说从原来的八人团变成现在只剩三个。于是有两个感慨,合久必分跟体力不支。比如最美和声的老马跟我如今也是隔一个中国那么远,再比如最会唱的胖子一毛也是陪着老婆回家待产,再再比如八人团几乎不会再重聚。想当年我与老马一人一首唱6个小时只需一份凉皮+一个里脊饼,现在吃再多也撑不过2小时。

     

     最后说说现在吧。在这间又小又破的办公室里(这么说真的确切,老旧的窗户因为之前有卡车倒车技术烂撞掉了半块玻璃至今未修,门锁是坏的,倒是修过一次,当天又坏了),我坐在高级的老板椅上(这个老板椅巨大到几乎无法推出门去),摸鱼。对面坐着三个冥思苦想的印度程序员,办公室其他的中国同事全部去客户公司办公(大概是因为项目进度高度紧急状态)。这个公司小小的,但是老板与同事都好好,所以感觉未来是光明的。

     

    End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朝生暮死 2009-10-15
    Tag: